englishnederlandsespañolfrançaisdeutschportuguêsitalianohrvatskiفارسیعربى中文Ελληνικά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türkहिंदीසිංහලதமிழ்



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地相似。

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当权利和制衡显而易见已混为一体时,那么权利的分离成为一项生存的选择。

从印刷机诞生至今以来,整个文明悄然沦为各主权实体影响的对象,他们通过操纵和控制货币来控制劳动付出的价值。“辛勤劳作”不再被认为有任何明显的价值,反而价值被一群看不见,肆无忌惮, 不受大众控制的力量通过交换各自代表性的货币而体现。

人,机器和自然界能量的消耗才是唯一的价值来源。这些价值的来源和成果却遭印刷纸币所致的故意通货膨胀而贬值。现在被全世界人类所理解的货币已经不再是集体劳动产出的表现,反而货币成为了一群不负责任的个人和组织企图施加影响的一个肆意的计谋。人性行为通过名义货币而得到了控制,但这种统治只会更加迫使人类寻求其他可行的途径。

当各方通过获得权力继而人为轻松的创造价值时,贿赂和勾结于他们也就习以为常了。那些能获取权力的人自然会将其设于法律的保护罩内,从而愈加扩大财富不均。因此,劳动的价值完全沦落受政治权宜之计的肆意计算。各个社会中, 价值的真实性在字面和形象意义已经完全不一致。

这一可行的途径通过能量消耗的原理以一种可证明的和不可辩驳的数学形式出现了—即比特币及其派生的各种加密资产。

在加密资产普及之前,想要一个国家放弃对货币供应的控制是不可能的,他们的理由是存在伪造的危险以及为确保货币真实性所付出的成本。有且只有国家才能通过武力的威胁和通过劳动就业的力量来确保印刷货币的有效性。维护这种有效性应是一项崇高的事业,通过确保价值交换的可信进而维系一个国家的稳定。但是,维持这种效性可被操作而且其实已经根本上受到了操纵。

尽管国家仍然对其能合法使用暴力持垄断解释权,但其对货币控制权的垄断却被比特币及其加密资产衍生品的应用所取代。

当价值被国家的力量定义于“笔端游戏”,人类通过不可撤销的数学证明的形式开发,证实并传播了一种通过电消耗来证明价值的技术。在比特币区块链启动之前,此概念从未实现。

随着加密货币在过去十年间在全球范围内使用的扩大和应用的增长,那些真正掌握这种“价值转移”新技术能力的人已经转变了对“价值”范式的理解。互联网改变了人们对信息传递的看法,而加密资产在价值转移方面也如此。

我们在此并未宣称要独立于国家控制的货币体系--我们宣称的是通过名义货币控制货币的时代已经过时。

说它过时的原因有很多。上世纪许多的死亡和罪行都可追溯到那些控制货币的不负责任的团体身上,通过控制货币他们掌控了诸多的权力杠杆从而企图指挥人类进程。

那些创造我们货币的人合谋全面掌控全球的货币供应量,同时通过压制媒体和教育来混淆他们可以共谋的事实。

他们所代表的系统性风险是虚伪的双重标准,一方面他们向公共银行提供贷款时要求这些银行必须提供透明的审计,但同时他们自身却在避免任何此类的审计。

他们的行为一直都在打破天平的平衡, 他们一贯倾向于为他们所信任的对象印刷新钞票却非为潜在公开市场所信任的对象。

他们通过选择性的支持那些订立政策的立法和监管者从而获得好处,他们献媚迎合确保他们的风险最小利益最大化,他们将这些后果转移到使用货币人群身上。

他们降低了民选代表的公信力和平等适用的公正性,集体回避了造成系统性风险的责任。

他们成为了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和危机解决者,对于担负他们后果的其他人类来说却无法追索金融危机造成的损失。

此货币独立宣言是一次对那些蓄意贬损人类社会所创价值的惯性操纵和破坏行为的直接回击。

我们,于此签名,决意将致力打造能恢复真实价值的网络和系统,并且将直接挑战任何企图破坏价值的人的权威。